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警惕!全球3560萬人患有藥物濫用障礙,超70%吸毒者死于阿片類藥物

2021-04-01 06:32:03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眾所周知,阿片類藥物(Opioid)作為鎮痛的主要類別,在緩解中度至重度疼痛療效非常顯著,尤其是對癌癥造成的劇烈疼痛具有良好的效果。

眾所周知,阿片類藥物(Opioid)作為鎮痛的主要類別,在緩解中度至重度疼痛療效非常顯著,尤其是對癌癥造成的劇烈疼痛具有良好的效果。同時,阿片類藥物在用于麻醉時可有效抑制氣管插管和手術疼痛刺激引起的應激反應,維持血壓、心率的穩定?梢哉f,阿片類藥物在麻醉和疼痛治療中無可替代。

雖然,阿片類藥物能緩解疼痛,但長期使用與諸多不良反應相關,包括免疫抑制、自我獎懲機制失調和神經激素缺陷等。大規模觀察性研究發現,阿片類藥物的使用與重度抑郁癥(MDD)和焦慮/壓力相關障礙(ASRD)高度相關,而精神障礙患者也更有可能長期使用阿片類藥物。


近日,發表在JAMA Psychiatry的一項研究,對處方阿片類藥物和其他非阿片類鎮痛藥物與重度抑郁癥(MDD)、焦慮/壓力相關障礙(ASRD)之間存在密切的相關性。

研究者使用全基因組關聯研究(GWAS)的匯總統計數據進行孟德爾隨機化,以評估處方阿片類和非阿片類鎮痛藥(包括非甾體抗炎藥(NSAIDs)和類似撲熱息痛的衍生物)與MDD和ASRD的潛在關聯。數據分析于2020年2月20日至2020年5月4日。

阿片類藥物通過存在于中樞神經系統和消化系統的阿片類受體起作用。阿片類藥物通過中樞神經系統的阿片類受體起作用。已知的主要阿片類受體有μ阿片類受體,κ阿片類受體和δ阿片類受體。其中,μ阿片類受體又可分為μ1阿片類受體,μ2阿片類受體和新發現的μ3阿片類受體。

阿片類藥物包括海洛因、嗎啡、可待因、芬太尼、美沙酮、曲馬多和其它類似物質。阿片類藥物攝入后可引起欣快感,這是非醫療使用阿片類藥物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這項高達70多萬人群樣本中,結果顯示處方阿片類藥物使用增加的遺傳傾向與MDD和ASRD風險的增加相關。使用多變量MR,在考慮了其他非阿片類鎮痛藥物后,這些阿片類藥物的使用估計值保持不變。而且值得關注的是重度抑郁癥是處方阿片類藥物使用增加的一個潛在的因果風險因素。

近年來,全球國阿片類藥物過量的現象有所增加。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在2017年所發表的《2017年世界毒品問題報告》顯示,阿片類藥物是全世界最有害的藥物類型,全世界70%毒品使用障礙相關的負面健康影響均同阿片類藥物有關。據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統計,在過去20年里,美國阿片類藥物處方的使用增加了大約5倍,與阿片類藥物相關的死亡也正在迅速增加,2013年至2017年,美國702000例藥物過量死亡中約68%涉及阿片類藥物。而在蘇格蘭,阿片類藥物濫用情況加劇。同樣,我國阿片類藥物的使用一度呈現較快的增長趨勢,2006年到2016年消耗頻度增長了3倍以上,從9.7億DDDs增長到2016年的37.03億DDDs。顯然,“阿片類藥物大流行”已成為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危機。

部分原因是阿片類藥物在慢性疼痛管理中的使用增加,以及非法藥物市場上出現的強效阿片類藥物的使用增加,其中最強藥效的合成阿片類藥物當屬芬太尼,其效力大約是嗎啡的50-100倍。各種劑型的芬太尼被列入了世衛組織《基本藥物示范清單》。據數據顯示,近30%的慢性疼痛患者存在阿片類藥物濫用,其中約12%的人群發展為阿片類藥物使用障礙(OUD)。

然而,長期使用阿片類藥物對于慢性疼痛及功能改善證據仍存在不足。臨床指南建議在獲益大于潛在風險的情況下使用阿片類藥物是合理的。先前,發表在EClinicalMedicine雜志的一項研究顯示,在英國,經常使用阿片類藥物很普遍,特別是在社會經濟地位低下的人群中。大多數使用者仍報告慢性疼痛,總體健康狀況不佳,并且過早死亡的風險增加,盡管尚未確定這種關聯具有因果關系。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分析了來自英國生物銀行(UK Biobank)466486名參與者,54%為女性,年齡在40-69歲,無癌癥病史。結果顯示,5.5%的人經常使用阿片類藥物。使用阿片類藥物的用量隨著齡的增加而增加,在女性中更常見,并且使用這種藥物的人中有87%報告有慢性疼痛。另外,家庭收入較低的人群阿片類藥物使用率最高,他們在16歲就輟學并居住在貧困程度較高的地區。

研究人員進一步發現,在因健康狀況不佳而無法工作的15032名參與者中,每3名就有1名經常服用阿片類藥物。經常服用者失眠率高達88.7%,最近發生過重大生活事件的幾率為57.3%,而且與不服用者相比,經常服用阿片類藥物者健康狀況較差。服用弱阿片類藥物(占參與者的4.2%)或強阿片類藥物(1.4%)者更容易在隨訪期間死亡。在對人口統計、社會經濟、健康和生活方式因素進行調整后,死亡風險仍然會增加。同樣,在調整疼痛狀態后,該研究同樣證明了抑郁,焦慮和失眠被認為是阿片類藥物使用的不良反應。

面對濫用阿片類藥物治療慢性疼痛的種種問題。國內外制定多項實用指南,并創建了臨床工具,幫助初級保健提供者幫助患者更有效、更安全地管理疼痛,同時在必要時降低處方阿片類藥物的潛在風險。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指出,當開始使用阿片類藥物時,臨床醫生應開出最低有效劑量。臨床醫生應避免將劑量增加到≥90 MME/天,或謹慎地為滴定劑量至≥90 MME/天的決定辯護。不支持突然減少或突然停止阿片類藥物。這些做法可能導致嚴重的阿片類藥物戒斷癥狀,包括疼痛和心理壓力,一些患者可能會尋求其他阿片類藥物來源。同時,該指南強烈建議為阿片類藥物使用障礙患者提供藥物輔助治療,而且密切監測和減輕繼續服用高劑量阿片類藥物的患者的過量風險。

當然,阿片類藥物對機體的危害不僅僅對精神心理產生影響,還能加重腸道疾病,以及對后代畸形產生重大影響。近日,發表在BMJ雜志的一項針對近300萬人群數據顯示,在妊娠早期使用處方阿片類藥物會增加后代腭裂和口腔裂風險,而在心血管畸形、室間隔缺損、房間隔缺損/卵圓孔未閉、神經管缺損和馬蹄內翻足風險也有增加,但并沒有統計學意義。

進行混雜因素校正后發現,與整體孕婦人群相比,使用阿片類藥物孕婦的后代腭裂和口腔裂的相對風險最高,分別為62%與21%。進一步進行分析顯示,在心血管畸形、室間隔缺損、房間隔缺損/卵圓孔未閉、神經管缺損和馬蹄內翻足風險雖然分別增加9%、7%、4%、5%與6%,但并沒有統計學意義。

研究人員指出,阿片類藥物的致畸作用在生物學上主要與內源性阿片類藥物相似,后者主要參與生長發育等各個環節。因此,大家普遍認為在懷孕的關鍵時期使用外源性阿片可能會擾亂正常的發育過程,導致先天性畸形。

綜上,阿片類藥物具有成癮性,但在醫療中不可或缺。阿片類藥物使用的理想狀態是找到一個平衡點,保證此類物質不被濫用。與美國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對麻醉鎮痛藥物管制力度較大,但也不能放松對阿片類藥物使用的警惕。要重視對如何平衡阿片類藥物醫學使用與預防成癮的相關管理與政策方面的研究,為制定臨床診療指南及相關公共衛生政策提供循證基礎,探索平衡、綜合的策略預防我國阿片類藥物成癮相關問題。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秋霞日韩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