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摸清醫保目錄談判底牌才能從容應對

2020-12-17 11:12:14中國食品藥品網
核心提示:2020年即將接近尾聲,2020年度國家醫保藥品目錄準入談判也如期而至。談判結束后,結果將于近期發布。

2020年即將接近尾聲,2020年度國家醫保藥品目錄準入談判也如期而至。談判結束后,結果將于近期發布。

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已經經歷了三輪四批,第四輪也將啟動;醫用耗材國家聯采也已經開始,降幅達到過去20年集中采購的降幅之最;各省地市也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藥品和耗材帶量采購,價格“必殺技”輪番上演;還有DRG的全面推行、DIP的實施、行業不正之風的清理整頓、信用體系的即將實施……醫藥企業可謂應接不暇。

醫保藥品目錄始終是企業“必爭之地”。2020年新一輪的醫保目錄調整同樣如此。筆者在醫藥行業從業30余年,經歷了多次醫保藥品目錄的調整工作!罢勁袦嗜霗C制”的建立,更貼近市場實際和臨床需求,雖然價格的下降看起來近乎“殘酷”,但是業界依然對目錄五年調整改為一年一次談判、納入時間延至文件發布前、品種動態調整、專家科學評判、企業用價格換資格等等舉措點贊。因為這種機制讓更多新產品、更多企業有了更多、更公平進入醫保目錄的機會,這是行業的進步。

據筆者了解,本次醫保談判品種數量、涉及企業數量創五年來“談判準入”之最。從談判現場反饋的消息來看,降幅多少、是否成功、成功率多少、專家給出的限價等問題成為業界最為關心的問題。

降價幅度是否超預期

2020年3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是自1998年我國頒布《關于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以來,關于醫保改革最高級別的文件。新醫改以來,首次將深化醫改的重點轉移到支付主戰場,意見明確了改革方向,即構建有效管用的醫療保障制度體系,待遇保障公平適度,基金運行穩健持續,管理服務優化便捷,實現更好保障病有所醫的目標。由此可見,在醫保資金有限的前提下,如何做好保障成為重要的課題,當前藥品“價格虛高”成為共識,降價必將成為未來的改革主題。

縱觀前四次醫保目錄的準入談判,2016年國家藥品價格談判5個產品,成功率60%,3個產品降價幅度分別為67%、54%、55%;2017年44個談判藥品中36個藥品談判成功,成功率81.8%,平均降價44%,降幅最高達到70%;2018年17種抗癌藥納入醫保藥品目錄,價格平均降幅達56.7%;2019年150個產品中通過談判進入醫保目錄的品種有97個,成功率65%,其中70個新增藥品平均降價60.7% ,三種丙肝治療用藥降幅均在85%以上,腫瘤、糖尿病等治療用藥平均降幅在65%左右?梢詤⒖嫉氖,三輪四批國家藥品集采平均降價幅度為50%~60%,最大降幅98.72%。由此可見,醫保目錄談判的降幅預期已經基本穩定,筆者預測會維持在60%這條線左右,且呈現出上升的趨勢,不排除個別競爭激烈的產品創造降幅最大的新紀錄。

談判成功率究竟幾何

企業參與醫保準入談判能否成功,既取決于國家整體政策,也取決于企業自己的決策。在醫保準入談判中,給企業預留了很大決定空間。

2020年醫保目錄談判基本延續了2019年的整體思路和方法,談判前國家醫保局進行了廣泛充分的溝通和說明,留給了參與企業思考和決策的時間。對于企業而言,心理上準備是否充分決定了成功與否后的心態和認識。

醫保目錄是“控費”中最基礎的工具,目錄的大小是影響醫;鸢踩U系淖钪匾蛩。按照常理,在醫;鹂傤~一定的情況下,目錄品種越多,價格預期水準應該越低。本輪共有751個品種通過形式審查納入談判范圍,比歷年醫保目錄調整中的數量多。筆者預測,本輪談判的成功率大概率與之前持平或比之前略低。

專家如何給出參考價

從這兩天談判現場傳過來的消息,業界對專家給出的參考價格最為關心和好奇。

從國家醫保局要求企業提交的醫保目錄談判資料分析,資料主要包括了藥品基本信息、藥品安全性信息、藥品有效性信息、藥品經濟性信息、藥品談判意向支付標準和價格保密申請六大類。從上一輪談判看,具體包括:藥品基本信息 (創新價值、未滿足需求、劑型、依從性、適應癥、上市時間及專利時間);疾病負擔和流行病學;臨床試驗(采用臨床結果評價指標和方法);療效與安全性(參比藥品);國內外臨床指南推薦情況;其他國家/地區醫保納入情況;國內外價格信息(日、年治療費用);慈善援助計劃(PAP)的價格折算;談判意向和支付標準;藥物經濟學評價(ICER/QALY);預算影響分析(三年結果、市場占有率、基金影響總量);藥企有無提出創新支付方式等等。以上這些資料是專家給出參考價格的依據。

談判中,談判專家給予談判企業兩次報價的機會,第一次報價后會讓企業確認,然后第二次報價,第二次報價后對企業報價是否進入參考價15%的價格區間會進行說明,如果兩次報價都沒在范圍之內,即出局;如果在范圍之內,還要再向下議一下價格。雖然至今并沒有透明的參考價格的測算方法公布,是運用科學的推算模型推導,還是用現行供貨價格的50%或60%作為基線,但是醫藥企業要了解,如果數據齊全,通過藥物經濟學的預測模型,企業是可以摸清談判的底牌的。

在藥物經濟學中,成本效益分析是一種用于比較某一項目或者干預措施所消耗的所有資源的價值(成本)和由該項目或者干預措施帶來的產出價值(效益)的方法;“邊際分析理論”在藥物經濟學中的應用,開創了新的研究視角,標志著“數量化”時代到來。醫保測算專家,通過變動成本和效果的模型即可對理想的產品價格做出預判,其中一個重要的藥物經濟學評價指標為效果閾值ICER,ICER=△C/△E。由于我國藥物經濟學起步較晚,目前還有很多基礎性的數據沒有建立,至今我國還沒有制定ICER閾值的相關標準,因此可以按照WHO現行標準做大體測算,即“ICER<1-1.5倍人均GDP”被認為價格變化后即可進入到醫保接受的范圍。所以筆者認為,我國醫藥企業需要補上“藥物經濟學”這一課。

(作者系清華大學老科協醫療健康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耿鴻武)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熱門問答更多
秋霞日韩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