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抗艾藥”用于新冠肺炎治療,一線醫生怎么看?

2020-02-23 20:43:47醫師報
核心提示:2月19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正式向各地衛健委下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下稱《診療方案》)。前一段時間大家關注的抗艾滋病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克力芝,下稱克力芝),依然在方案中,但經歷了幾次內容的補充。

  2月19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正式向各地衛健委下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下稱《診療方案》)

  與2月5日發布的「第五版」相比,我們可以看到隨著對診斷,傳播,治療的不斷深入了解,相應的幾個方面都有所調整。

  l  診斷:統一全國標準,不再區分湖北和湖北以外;重型診斷增加了影像變化明顯這一條

  l  傳播:增加了“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長時間暴露于高濃度氣溶膠情況下存在氣溶膠傳播的可能”

  l  治療:抗病毒治療明確了療程—10天,增加了兩種藥物,對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療增加了“康復者血漿治療”。

  明確了療程,在可控風險下發揮效果

  前一段時間大家關注的抗艾滋病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克力芝,下稱克力芝),依然在方案中,但經歷了幾次內容的補充。小編整理了從第二版到第六版對洛匹那韋/利托那韋使用描述的變化。

  可以看到,主要的修訂發生在第四,五,六版中。

  l  第四版中增加了對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劑型的說明,以區別100mg/25mg的小片劑,以及口服液。

  l  第五版強調了對不良反應和藥物相互作用的監控。

  l  第六版明確了療程。

  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的一線用藥經驗

  最近金銀潭醫院的張定宇院長在接受北美華人醫生群訪談也時分享了其一線治療的經驗,小編將其中對克力芝的部分整理出來:

  A, 克力芝是很多一線醫生喜歡的主打藥物,可以減少重癥向危重癥的轉化率。

  B, 它的不良反應主要是胃腸道反應,腹瀉、惡心、嘔吐。

  C, 這些不良反應在艾滋病病人身上沒這么嚴重,基本可以耐受。

  D, 要注意藥物相互作用,一些降糖藥和β組織劑和其他的一些降壓藥,它所導致的和這些藥物所產生的一些血氧濃度增高導致的心率減慢。

   據悉,金銀潭醫院已經發起了一項臨床研究,就是對用克力芝和不用克力芝的病人進行對比,目前已經入組了200多例。張院長認為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對抗新冠肺炎的藥物。

  因為張院長所在金銀潭醫院同時也是一家抗艾滋病醫院,他同時提到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即這個藥物在治療艾滋病時并沒有這么強的反應,但在新冠肺炎的病人反應大。

  克立芝作為艾滋病用藥的三項安全性研究

   那么克力芝這個藥物在原本治療艾滋病的情況下,安全性究竟如何?筆者也查詢了一些治療艾滋病的國內外權威機構的研究。

   2019年12月,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牽頭發表首個基于我國艾滋病感染者使用克力芝二線治療的長期、大規模、多中心、真實世界研究文章發表在Frontier in Pharmacology上,揭示了克力芝在中國人群中的長期療效和安全性。1196例患者最長達6年的數據分析結果顯示,使用含克力芝方案進行治療,可以快速、持續抑制病毒(治療6年HIV RNA<50拷貝/ml比例高達94.4%),此外該方案具有良好的耐受性,不良事件的發生中,3-4級骨髓抑制僅0.3%,無一例3-4級肝功能異常情況及腎功能異常情況的發生。 [1]

  同一時間,北京佑安醫院孫麗君教授等牽頭開展的另一項真實世界研究結果也發表于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雜志,該研究評估了含克力芝方案用于中國HIV感染者初始治療的療效和安全性。治療24個月后,含克力芝方案病毒抑制率(HIV RNA<40copies/ml)可達98.5%,含克力芝方案耐受性良好,僅5.9%的患者發生3-4級不良事件,備受關注的血脂問題中,237名使用克力芝的患者中僅2例發生3-4級膽固醇異常,9例發生3-4級甘油三酯異常,1例發生3-4級低密度脂蛋白異常,無患者因不良事件停藥。[2]

  除了成人艾滋病患者的治療,國際權威雜志新英格蘭在2012年發表研究比較了克力芝和貧困國家兒童艾滋病藥物標準治療方案Nevirapine,結果顯示對于兒童艾滋病患者,克力芝療效和安全性都顯著優于標準治療方案。[3]而在克力芝(口服液劑型)的說明書中顯示,對于出生14天以上的嬰兒,克力芝就可以應用了。

  以上這些研究說明,克力芝治療艾滋病患者的長期安全性是較好的,至于為何部分新冠患者使用抗艾藥物的反應更大,而艾滋病病人使用反應較小,張院長提出的這個問題,我們希望后續看到更多科學的研究進行解讀。

  參考文獻

  1.       Huang XJ, Xu LM, Sun LJ, et al. Six-Year Immunologic Recovery and Virological Suppression of HIV Patients on LPV/r-Based Second-Line Antiretroviral Treatment: A Multi-Center Real-World Cohort Study in China[J]. Frontier in Pharmacology. 2019; 10:1455..

  2.  Su B, Wang Y, Zhou RF, et al. Efficacy and Tolerability of Lopinavir/Ritonavir- and Efavirenz-Based Initial Antiretroviral Therapy in HIV-1-Infected Patients in a Tertiary Care Hospital in Beijing, China. Front Pharmacol. 2019; 10:1472.

  3.       Avy Violari,et al.Nevirapine versus Ritonavir-Boosted Lopinavir for HIV-Infected Children.NEJM.2012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秋霞日韩无码